※此為遊玩體驗記事小說,有可能會劇透,介意者請勿點擊閱讀

『誰可以幫幫我!?他還活著!!!』

不知道隔了多久,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村長房間的床上,胸口隱隱地作痛,低頭看到胸口的傷疤,才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

P_20180708_233312.jpg

(我的心臟....不是被龍吞噬了嗎?我怎麼還活著?)

下意識地撫向胸口的疤,突然腦中響起巨龍的聲音

『如果你要面對我,就拿起武器吧,新生覺醒者唷......』

彷彿被引導一般,視線自動飄向左前方不遠的桌子,桌邊擺放了三種武器跟一套簡單的裝備

Wallace起了身,緩緩的走向桌子

(武器...?是指這些嗎?.....不....在那之前)

房間的地上躺了一些看起來跟Wallace一樣遭受龍害的傷者

觀察了一下,雖然表情痛苦,但似乎沒有生命危險

(呼...)

(....奎娜..,對了!奎娜呢?)

轉身急著就要衝出房門,卻被一股力量拉住

「拿起武器吧,新生覺醒者唷...我們一族是不會理會手無寸鐵的人的.....」

(看來還是得要先拿武器,好吧)

隨手挑了法杖

(雖然沒有聽說過哪個英雄是法師出身的,但比起拿劍向前殺敵,我更傾向成為他人的助力,恩!就這樣吧!)

服裝也順便換了一下之後,走出房門,這次終於沒有再受阻

「甚麼?發著光的傷痕?」聽起來是個男性長者的聲音

下意識地躲起來,原來是奎娜跟村長正談論著嚴肅的話題

P_20180708_233323.jpg

(發光的傷痕?是在說我的事嗎?)

「是的,傷口已經癒合,表面上看起來沒事了,但是....心臟毫無動靜......。」奎娜憂心的說道。

(.....這麼說起來......我的心臟被龍所吞噬,而龍在我胸口上留下的訊息.....)

『到我這來,面對我.......』

Wallace皺著眉頭咬了咬下唇,緊握的雙拳微微顫抖

「這是某種詛咒還是什麼嗎?不管怎樣我得先去看看其他人,有其他情況隨時通知我。」

「我知道了。」目送父親外出,關上門的奎娜若有所思的回頭,沒料到我的出現,嚇了一跳

P_20180708_233329.jpg

「...嗨。」

「身體不要緊了嗎?不要太勉強自己...我很擔心你。」奎娜避重就輕的問候,關於心臟的事情,看似難以啟齒

「嗯....。」

「看著你為了大家挺身而出,還受了傷....而我..什麼也做不到...」

看得出來奎娜很沮喪與懊悔,氣氛有點尷尬

「別這麼說,我已經沒事了,而且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當時也沒想太多就衝出去了,反而讓大家擔心了。」

「不...」

「奎娜,別想太多,真的!你現在在這邊幫助受傷的村民,就已經是盡力做到最好了。」

「恩...」雖然奎娜的表情看起來還是很哀愁,但比起剛才,已經有緩解了一些

「好了,我也該回我家裡看看,還有看看其他人的狀況。」

「恩恩,不過還是不太勉強自己唷。」

Wallace點了點頭,就往前推開大門,從外面的天色看起來,已經是下午的時間了

(原來我昏倒那麼久)

關於心臟的事情,Wallace心裡大概有個底

(看來我有段時間不能回村子了.....在那之前....)

Wallace在村子裡上上下下繞了一圈,家裡沒受到波及,但其他地方受傷的人很多, 為了幫助傷者,貝尼塔大媽在被巨龍破壞的一處破屋中搭建了臨時醫院,憑藉著自己對草藥學的知識治療大家。

從貝尼塔大媽那邊接過幫忙採草藥的任務,Wallace快步的朝村外走去。

快到門口時,突然,空中出現了一團黑霧

「!」

只見黑霧越來越濃,一瞬間似乎開啟了什麼通道,從中落下了一個黑色身影,

黑霧散去之後,人影也逐漸變得清晰,是個留著小鬍子捲髮大叔,

大叔看著Wallace舉起了右手,掌中的傷痕發出金色的光芒,

Wallace不禁低頭看了下自己胸口

(跟我胸口上的傷一樣,難道說...?)

「是pon啊...」

「村長?」剛好在附近的村長,看到異像前來

「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是被稱為pon的一群人,從某個異邦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充滿神秘感的一群」

村長雙手環抱胸口,表情嚴肅的看著Wallace說

「他們並非人類,雖然外表看起來跟我們差不多,但對於自我意識跟感情卻十分薄弱,簡單來說就是為戰鬥而生類似傭兵般的存在」

「並非人類?這....」

「嗯...村子西方有個為了募集討伐龍的士兵而建立的營地,那邊的話應該會有他的夥伴,也能對"他們"有所了解,去那邊看看吧,說不定就能知道pon出現在你面前的理由。」

「好...」

懷著不安的心情,Wallace帶著這個名叫做"魯克"的pon

(雖然不是人類,但卻有名字)

先把村裡人的請托都處理好之後,就往西方的營地出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rieo 的頭像
wolrieo

+Selfish+

wolri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